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河榆木家具厂 >

爷爷去世之后孙子被赶走无家可归

发布日期:2021-07-16 14:17   来源:未知   阅读:

  诚诚(化名)今年16岁,7年前丧母,如今和父亲相依为命,现在他被三个姨妈赶出了家门,被赶出来之后没有地方居住就只能和父亲居住在一块菜地里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无缘无故的诚诚的姨妈为什么要把他从家里赶出去呢?带着这个疑问调解员决定和诚诚一起见见他的几个姨妈。

  提到诚诚,诚诚的二姨什么都不愿意多说站起来就走到了里屋,并且把门也关上了,不管调解员如何劝说,诚诚的二姨都不愿意出来面对诚诚,关于把诚诚赶出去的事情她更是只字未提。看到这种情况,调解员只好跟诚诚去找找他另外的两个姨妈。

  当我们和诚诚一块见到他大姨的时候,诚诚大姨的反应和二姨的反应出奇的一致,见到自己的外甥到来他们为什么都是这样的反应呢?调解员在门外劝说将近20分钟,诚诚的大姨都不肯出来将这件事情说一说,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跟诚诚再去找找他的三姨试试。

  诚诚三姨的婆婆告诉我们诚诚的三姨一早就出去了,这会也不在家。三个关键人物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就不在家,这令我们的调解一下子陷入了僵局,事情发展到这里调解员注意到一个问题,比起叔伯来说姨妈算是比较远的亲戚,如果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叔伯可能会干预的多一些,可是诚诚的姨妈们怎么能够干预诚诚家的事呢?并且把诚诚从家里赶出来呢?

  诚诚说这些还得从十几年前父母结婚的时候说起,诚诚的父亲刘先生告诉调解员他的岳父有4个女儿没有儿子,当时经人介绍便到岳父家做了上门女婿,一年之后他和妻子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诚诚,按照当初的约定诚诚随了母亲的姓氏并且称呼自己的外公为爷爷,原本一家人日子过的还算可以,可是7年前诚诚的母亲突然病逝,他们家的日子也慢慢的发生了转变,妻子虽然去世了但是16年前许下的对岳父养老送终的承诺刘先生却并没有忘记,所以即便是妻子去世之后他也一直在照顾岳父张大爷(化名),可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张大爷的其他3个女儿开始在中间挑唆他和岳父之间的关系。

  就是在3个姐姐的不断施压下,刘先生被迫离开了这个家,刘先生离开不久之后诚诚也被她们从家里赶了出来,诚诚被赶走一周之后刘先生的岳父张大爷就不幸离世了,既然刘先生当时愿意留下来养活张大爷,可是张大爷的其他几个女儿为什么要不断的把刘先生父子赶走呢?

  刘先生说到这里的时候围观的村民也插起了话,邻居们纷纷表示张大爷的房子是刘先生一手盖起来的,对张大爷也很好,张大爷的几个闺女实在做有些过分了比竟诚诚是她们亲妹妹的孩子。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同时也为了能让诚诚早日回家,调解员决定去找找当地的村干部。

  从当地村干部这里我们了解到刘先生和张大爷一直都相处的还不错,包括张大爷的女儿去世之后刘先生又续弦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都还是不错的,张大爷和诚诚之间的感情更是没的说,既然是这样的情况,那后来诚诚父子是怎样被赶出来了呢?

  当地的村干部告诉调解员据他们了解一年前在赡养张大爷的问题上刘先生和张大爷及其女儿闹了一些矛盾,所以张大爷就提出要和刘先生断绝父子关系,当初双方约定刘先生和张大爷脱离关系后房子和宅基地都归张大爷所有,诚诚也跟着张大爷一块生活,至于之后为什么把诚诚也赶出去的事他们也不是很了解。

  村干部答应我们一块去找找诚诚的几个姨妈,在村干部带领之下我们先来到了诚诚的二姨家,在村干部的帮助下诚诚的二姨终于愿意坐下来和我们说一说这个问题,她说起初妹夫对父亲还算可以,可是最近两年对父亲很少过问,甚至过年的时候把父亲一个人扔在家里不管不问,这些也就算了,最让她们生气的是父亲生病的时候刘先生就去看过一回,就是基于这些原因张大爷才决定和刘先生脱离父子关系。

  从刘先生这里我们得知这几年他租赁了几个大棚种菜,不但是没挣到钱反倒是把身体累垮了,他的腰不好现在已经不能再干重活了,家里里里外外全靠他现任的妻子捡废品来维持,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岳父的照顾才会相对少一些。

  在这件事情上调解员觉得刘先生做的的确有欠妥的地方,所以当初张大爷提出断绝关系并且把刘先生扫地出门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令调解员想不通的是当初断绝关系的时候双方约定的是诚诚还继续跟爷爷一块生活,后来诚诚怎么也被赶出来了呢?

  诚诚的二姨说张大爷生病住是十几天的院诚诚都不去看看爷爷,就去看过一次。诚诚解释说当时他在给三姨夫家开车,每天都很忙有时候还需要加一整夜的班,所以他就没怎么去医院看望爷爷。事情发展到这里调解员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诚诚的确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作为长辈的姨妈们来说应该给予细心的教导而不应该直接的把诚诚给赶出来。可不管调解员如何劝说诚诚的二姨,诚诚的二姨都坚持她们这样做事没有错的。

  提到诚诚日后该怎样生活的时候,诚诚的二姨表示这事跟她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房子是父亲的而诚诚现在已经跟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诚诚是不能回来居住的,因为在今年9月份她们曾经签订了一份公证书,公证书里写的很清楚张大爷家的房子和宅基地归张大爷所有,诚诚也由刘先生一并带走不再和这个家庭有任何的关系,所以她们认为诚诚不能再回到这个房子居住,关于房子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在门外等待的诚诚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哭了起来,看到诚诚这么伤心调解员实在是不忍心,这时她决定再去找找诚诚的另外两个姨妈,等我们再返回到诚诚大姨家时,诚诚大姨家门紧闭,调解员叫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出来,无奈之下我们又来到了诚诚的三姨家,结果同意也是大门紧闭,我们只能尝试着让村干部拨通了诚诚三姨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诚诚的三姨夫,他在电话里直接表示他们不愿意出来协商这件事,这边不等调解员多说什么对方直接将电话挂断,无奈之下调解员决定跟律师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能够让诚诚重新回到这个家。

  律师在电话当中说即便是已经签订过公证书,但是诚诚仍然是可以代替母亲来继承张大爷的遗产,如果诚诚的几个姨妈不配合的情况下他们将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临走的时候诚诚说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爷爷过世的时候三个姨妈没有让他去送葬,所以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爷爷葬在哪里,他想让调解员帮他打听一下看看爷爷藏在哪里,他要去坟前给爷爷磕个头,在村干部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诚诚的爷爷的坟墓。在这里我们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诚诚和他的几个姨妈放下之前的恩怨,将彼此的关系修复好重拾往日亲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告慰逝去的亲人。电商教学团队把扶贫论文写在丝绸www.5minc.com